白玉螟

文笔流水账,人物ooc,虽然我有一颗进击大手的心,但现实是必将长期处于初级阶段。谨慎关注。

遗失的世界03

遗失的世界02

 

第三章

亚门一路抱着少年进入公寓。由于没有河水的冲刷,伤口里的血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,把沙发染红一片。金木看着沙发上的血迹,不好意思地挠了下脸颊:“抱歉,把你的沙发弄脏了。”

“现在不是管沙发的时候吧?你身上的伤很严重啊,要赶快处理才行。”亚门一边说着一边从柜子里找出急救箱。

首先要给伤口清创。金木身上的作战服已经多处破损,而且湿漉漉地贴在身上,为了不拉扯到伤口,亚门又找来剪刀把衣服剪开。上衣顺利地脱下了,少年露出沾着水汽的胸膛,不知为何亚门感到有点口干舌燥,尤其是在目光触到少年胸前淡色的乳||粒时。为了摆脱这种感觉,他转移视线来到腹部的贯穿伤,这里伤口撕裂很深,可能已经伤到了脏器,血管也需要缝合。这样的伤口应该由专业的医生处理,亚门只会普通的裹裹纱布而已。

金木看亚门为难的样子,干脆拿过纱布团吧团吧塞到了伤口里,取过绷带就开始缠起来。

“喂,你这样会加重伤势的。”亚门抓住金木的手。

“不用担心,我是喰种。恢复力很强。况且人类的治疗方法对我并不起作用。”金木微微笑着。

是的。喰种是以人类为燃料的怪物,无论多么严重的伤口只要吃人肉就可以恢复。

“眼罩,你杀过人吗?”亚门紧紧盯住少年的眼睛。

金木清楚亚门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搜查官,他有着无与伦比的正义感和坚定的意志。这一点从他们第一次对峙是金木就清楚了。也正是亚门这种毫不动摇的态度吸引着金木。所以他直视亚门的眼睛诚实地回答:“没有。”我怎么会伤害人类呢。我本来就是人类啊。

“还有亚门先生能放开我的手吗?”

亚门看着少年平静的笑容,这才意识到他从刚才就抓着眼罩的手,而且是紧紧握住。“抱歉,我没有弄疼你吧?”

少年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接着补充道“谢谢亚门先生救了我。”

自己救了他吗?明天不是还要把他交给CCG吗?亚门犹豫了

眼罩曾经放过自己一次,那么公平起见,自己也不能趁人之危。亚门下了决定。真心地讲,亚门也并不愿把眼罩交给CCG,然后在某个时刻目睹他死亡。眼罩和别的喰种不同。

亚门帮助眼罩处理了其他伤口。少年自己的衣服是无法穿了,这么晚了也不方便去外面买,亚门找来一件自己的衬衫给少年套上。由于两人体型的差距,衬衫刚好盖住少年的半截大腿,衬得少年莹白如玉的双腿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亚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,反正他只看了一眼就跑进了浴室。

今天真是失态啊。亚门冲着冷水,黑着脸想。他把冷水开到最大,欲望却怎么都下不去,而且越是压抑越是止不住地想起少年纤细的小腿,形状完美的脚踝。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亚门才从浴室里出来。

沙发上的少年已经睡着了。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的照耀下,投出两小片阴影,嘴唇因为失血十分苍白。亚门没有叫醒少年,而是轻轻地抱起他,用脚踢开卧室门,把少年放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。最后看了他一眼,亚门带好卧室门,便打算在客厅的沙发上过一夜。

 

 

遗失的世界02

 

遗失的世界01

第一次遭遇眼罩是在与真户上等搭档的时候,真户上等故意踏入了兔子设下的陷阱,而自己在前往支援的途中遭遇了阻拦。拦截自己的正是眼罩。当一个戴着面具的少年突然跳出来的时候,亚门还以为是因为崇拜喰种的力量而假扮的人类。软绵绵的拳头和生涩的攻击都让亚门感到不耐烦,他可没功夫跟中二少年纠缠,真户上等还在等着他呢!亚门抓住少年狠狠砸向地面!这下重击足够让他疼得站不起来了。然而接下来少年显露的赫眼告诉亚门,他判断错误了。少年不仅是喰种,还是实力极为强大的喰种。库因克丝毫伤不了他,而且还在少年赫子的打击下断成几截。亚门在这种力量面前一败涂地。明明可以杀了他,为什么没有杀死他呢?什么“不要让他成为杀人犯”、“大家应该要更加相互了解才对” ……还有他的眼泪,这一切一切的谜团都促使亚门不断追寻眼罩的踪迹。

从喰种餐厅事件过去之后,搜查工作一直没有新的进展。唯一可知的是在这一阶段眼罩和美食家应该有所联系。美食家是喰种餐厅的会员,甚至可能是餐厅的主办方。喰种餐厅一向隐密,CCG也不得其门,如果不是内线,眼罩又怎么能一举歼灭所有成员呢?眼罩变强的意图如此明显。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,导致了眼罩的活跃。再次相遇时少年的白发和冷酷的眼神都给了亚门深刻的印象。

亚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走出CCG大楼,暮色四合,天边的太阳变成了温暖的橙红,即将没入深沉的夜色。东京这座城市依然繁华喧闹,车流不绝。亚门在外面吃完饭以后,便前往自己的公寓。月亮不知不觉间爬上了夜空,月色朦胧,各色灯光照耀着水面,光影随水流浮动,组成了一幅印象派的风景画。亚门不经意地一瞥,发现了不和谐的韵律,河面上飘着的暗影似乎是人?亚门飞快地脱掉西装外套,跳进冰冷的河水。夜晚的河水寒冷刺骨,但对于经常锻炼的亚门来说不成问题。他迅速地游到溺水者身边,架住他游回河岸。通过简单的测试,亚门判断溺水者只是昏了过去。亚门紧急按压其胸腔帮助排除肺部积水,少年在剧烈的咳嗽之后睁开了眼睛。少年的轮廓柔和精致,然而面无表情。按理说被救了以后应该有所表示才对,但少年只是静静地躺着,既不像活着也不像死了,仿佛生命于他不过是肩膀上的一粒微尘,拂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真是让人火大!亚门很愤怒,明明很多人在为了生存而努力,很多生命被无情戕害,然而还是有人这样轻易地放弃生命。无聊的自杀者。亚门这样断定,口气不善:“喂,起来了。没死就赶快滚吧!下次想死找个没人的地方。”

他说过这句话之后,却诧异地发现少年笑出了声。“亚门先生为什么会觉得我想寻死呢?”

少年转过来的侧脸上一只眼睛鲜红,在夜色里清晰可见。是赫眼!心念电转之间,亚门叫出声:“眼罩!”白发、赫眼以及体型都指向了眼罩,更别说直面交锋的符合这种特征的只有眼罩。亚门认出了少年反而更生气了。还说不是寻死,一般情况下喰种会向搜查官表明身份吗!

亚门恼火地说:“那你还不快起来?”

躺在地上的喰种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抱歉啊,我伤得太重起不来了。”

亚门这才发现刚刚急着救人没注意到的细节。眼罩身上有好几处狭长的伤口,就像是裂开的嘴,伤口边缘应该是泡久了,外翻发白。腹部更像是被掏了一个洞。这确实很严重了,怪不得他无法动弹。亚门俯下身体,准备把人抱起来,眼罩也配合地环住他的脖子。少年的重量很轻,以亚门高大的体型抱起他,就像抱个小孩一样。这种感觉让亚门有点恍惚,他们之间从来都是敌对的立场,最亲密的相交也不过是对方的鲜血因为自己而飞溅,现在他却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,相触的肌肤。

最终亚门没有把少年交给CCG,而是带回了公寓。现在亚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了。反正已经那么晚了,大家都辛苦一天了,明天再交也一样吧……

 

金木研使用说明书05

第5章

 

 

“爸爸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研这样问了。

有马看出人偶对自己与周围事物差别巨大所产生的恐惧,这就是说在人偶的意识里他本来是正常体型的人类。有马摸过人偶的身体,皮肤光滑,既无接缝也无按钮,完全是人类的血肉之躯,只是是缩小版的。现在人偶正充满依赖地看着他。无论是人偶的身体,还是人偶的自我认知都如此天衣无缝,像一个真正的人。这不是现代科技可以达到的水平,这只人偶与其说是科技的产物,不如说是魔法的产物。如果魔法存在的话。

现在人偶显然有些需要安慰。

有马托起人偶,认真地说“金木一直都是这么小哦。”

金木看着有马比他拳头还要大的瞳仁,一瞬间迷惘了。我一直这么小?这是真的吗?,我以前……

以前是怎样的?

警告!权限未开启。

这时有马已经抱着金木走向了卧室。“我们该睡觉了,金木。”

 金木这才注意到天色已晚,透过窗玻璃可以看到一片镶嵌着星星的黑暗。已经是夜了,金木感到一丝困意,刚刚纠结的事从他脑中消去了,而他对此毫无意识。在短暂的失神后,有马牌高速自降电梯夺走了他的思绪,在经过突然的上升后金木抓住了有马的手指。有马带着金木向卧室走去。

 “乖乖在这里等我。”进入卧室之后有马把小金木摆放在床头,拿上浴袍去浴室里。金木端正地坐着等待有马,柔软的棉被像云朵一样包围着他,背靠舒适的枕头,金木竖起耳朵倾听浴室里的声音。水声哗哗——停顿——嗯,应该是擦沐浴露或者洗发水了。哗哗——冲掉泡沫了……有马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小家伙聚精会神的样子,情不自禁伸出手,一指点倒了小家伙。看着人偶扭动着爬起来,揉着额头,似乎很苦恼的样子,大写的“萌”字占据了心脏。金木揉着被戳的地方。小巧的体型真是不方便啊。有马的手指湿漉漉的,让他也沾上了水汽。他一抬头就看到有马微笑的样子。这个人太坏了,居然对自己身处窘境感到很愉快。

 “要洗澡吗?”有马蹲下来与金木平视。

 “嗯。”金木抓住有马的手。

 有马托着人偶来到浴室,找来碟子、茶杯,从一块毛巾上剪下一角作为金木的洗浴用具。倒好水,用手指试了温度,水温刚刚好。有马示意人偶可以洗了。对方却只是看着自己,迟迟没有动作。“是想要我帮你脱衣服吗?”有马心里一动。

 金木脸红了,“不是,爸爸你转过身去……”

 原来是害羞了,容易害羞这一点真是和琲世一模一样呢。有马想着。

 正当有马想到琲世的时候,突然听到噗通一声。有马迅速回头,只见茶杯里两条小腿不停扑腾,人偶头朝下载在了杯子里,怎么努力都无法把上半身拔出来。有马伸手把人偶拎了出来。人偶浑身湿透,水流混着眼泪滑落,咳嗽不止。金木一瞬间陷入了无尽的自卑当中,因为伸手抓沉到杯底的毛巾而栽在杯子里什么的好羞耻。好想死。

 最后还是有马帮助金木完成了洗澡。

 早晨,轻柔的光线漫射于室内,给木质餐桌的纹理增添了质感。金木坐在桌面上享用早晨,想起昨晚的混乱仍会感到羞涩。不仅昨晚是由爸爸帮忙的,今天早晨也是由爸爸抱着坐上了餐桌。自从来到这里,自己似乎一直在增添麻烦。这样肯定会成为爸爸的负担吧。金木这样想着,不由感到沮丧。不想被爸爸讨厌。

 自己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才行。金木打起精神,至少不用爸爸抱上餐桌。金木站起来,从桌面往下望去,感到一阵眩晕,这个高度就像站在悬崖边上。

 “吃饱了吗?”有马看到人偶突然站起来,出声询问。

 “嗯,饭菜很美味。”金木扬起笑容。有什么办法可以攀登悬崖呢?

 金木想起以前看过的书,书里的男主角就是徒手攀上天台的。自己也应该可以吧?他走近有马,抓住有马放在桌面上的手指以此吸引注意力。“爸爸,以后我想试着自己登上桌面。”

 “研是觉得爸爸抱着不舒服吗?”

 “不是,怎么会呢?”金木着急地辩解。能和爸爸这样亲近他感到很开心。但同时他也清楚自己是独立的个体,他希望能够做到一些事。

 有马拨弄着金木的脸颊。“这样啊。其实研不提出来,爸爸也要教研学会独立生存的。”金木努力抓住有马作乱的手指。

 “因为一周之后爸爸有个任务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。”金木愣住了。

 “明天开始特训吧。”有马说着,抓起金木放进上衣口袋。“研,我们要出门了。”

 直到黑暗中传来有马的体温,失落感才渐渐蔓延上心脏。

 

 佐藤从未接待过这样的顾客。花费重金3D打印却只是打印一只牙刷。并且是一个说不上来有什么作用的牙刷,反正这个尺寸绝不是给人刷牙的。然后还有几乎可以套在手指上的小衣服,一堆不明用途的螺母一样的东西。佐藤看着眼前的白发男子,难道他也是所谓的娃爹娃妈,并且养着一只超小号的人偶?佐藤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,脸上依然保持着完美而得体的笑容。

 “您好,您定制的商品将于三个工作日内完成。欢迎下次光临。”佐藤鞠躬。他抬起头时似乎看到顾客的口袋动了一下,但当他想仔细看时,白发男子已经出门了。一定是我眼花了吧。佐藤想。

 金木呼出一口气,在店里为了不被发现他一动未动憋坏了。

金木研使用说明书04

第四章

     在琲世家吃完晚饭,又借了一本新书《徒然草》。向琲世提出可以查查车痕。

    晚8:43。有马贵将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在玄关处换过鞋子,打开灯,来到沙发前,有马拿起茶几上的启动说明书和人偶。人偶的嘴唇微张,胸膛轻微地起伏着,就像是在沉睡。16.9cm的金木研头部只有2.7cm,是有马食指第二关节长度大小;有马在这张微缩型脸孔上找到0.3cm的嘴唇,一粒芝麻那么大。按照启动书上所说把食指点在上面,托住其头部,念出以下词汇。

        飓风、叹息、云、玫瑰、苏格拉底、金木研、有马贵将、金木研

   有马静静地看着人偶,等待其苏醒。

 

       黑暗浓重,一切皆是虚无,自身也不存在,直到一个声音重新定义一个世界。压住他的乌云散开,光出现了。

   金木研第一眼就看到由星光染就的白发以及冷淡透彻的灰眸。

    “爸爸”。从第一眼开始,金木就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。但是被他称为“爸爸”的人却露出惊讶的表情。金木没有在意这个细节,他只是单纯地高兴能见到父亲。

    果然16.9cm的金木研智商也只有16.9cm吗?有马感叹。

    “那么爸爸是谁?”

    “爸爸就是爸爸啊”爸爸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,不是他认养了自己吗?

         程序启动完成,后续人格自动完善。

    这时金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爸爸似乎特别高大,不,不对,应该说更像巨人。身体像一栋高楼,手掌能整个包裹自己。来自有马指腹的热度让金木意识到,自己被爸爸捏在手里?

    这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爸爸手指的触感,金木脸部的温度就逐渐升高。他扭捏着,好奇怪的感觉。不,不对,应该先考虑现在的状况才对。尽管这样想着,却管不住身体的感受。

    有马察觉手里小人儿的扭动,明白他的别扭,把小人儿放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爸爸这样看上去更高了,金木研发现不仅爸爸是巨人,视线所及之处的家具都成了巨人。自己是来到了哪里?还是一觉睡醒缩小了吗?完全回想不起来。心里第一次感到恐慌,周围的一切都太陌生了,带来巨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有马看着小人儿露出悲伤茫然的表情,小小的嘴巴撇着,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看上去更萌了。有马想。

 

    而金木已经很难克制自己情绪,他忍不住向唯一熟悉的事物——爸爸求救。

   “爸爸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

 

 

   有马会说出真相吗?

   金木是淘宝买来的。

 

其实这篇在贴吧也有连载,但身为不修改会死星人+新手菜鸟,还是LOFTER可编辑更让我安心些。

忘了说,这一章的人偶启动部分模仿了电影人工智能。本来打算如果有什么借梗一类在写完以后说,但那样好像不方便。顺便推荐一下这部电影。

 

金木研使用说明书03

第三章

 

   三下叩击。

    这个敲门的方式只有有马先生,琲世意识到,约定的时间到了。心里不禁冒出欢喜的情绪,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和有马先生见面了。自从加入晓小姐的真户班,一直忙碌着,适应新的集体,追查喰种.......从上次见面已过去了几个月。

    打开门便看到由冰雪浸染的白发,纯黑的眼瞳,清冷端正不似人间的容颜,即使满天星光也不能夺其色。朦胧散漫的光线里,深色的眼睛静默地注视着自己,似乎特别温柔。会吗?琲世丢开脑海中的妄想,将有马让进屋内。虽然已经初春,但在夜晚仍然可以感受到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室内暖气很足,有着截然不同的温度,舒适宜人。有马松开上衣的几个扣子,打量着略微凌乱的客厅,茶几上摆放着资料、记号笔,净水里插着凋零已半的花。书架上码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,沙发里也卧了几本。

   “最近很忙吗?”

    琲世注意到有马视线的方向。尴尬地抵着下巴。“哈,没有啦。只是以前的案件,想起来翻了一下资料。”琲世无法说出因为太想和有马见一面了,所以很忙也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就约定了见面的时间这种话。最近诸事不顺,心情焦躁,反而更想见到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琲世这样说了,有马并没有打算深究。转而拿起桌上的资料,随意翻看。琲世招呼过后就去了厨房。有马可以听到富有韵律的脚步声远去又靠近,这是琲世走到了料理台旁。茶叶盒翻动的声音,水流倾注。短暂的停留后,那脚步声靠近了,越来越清晰。有马放下手中的资料,琲世把玻璃杯递给他,是常喝的龙井。茶叶在杯中浮浮沉沉,水雾蒸腾。他感受到琲世在身旁坐下了,微微前倾,身体的温度触及到他皮肤的表面。有马抬起眼睛,看着琲世。他能感受到琲世停顿了一下,有些紧张感传来。他不明白琲世面对他时为什么总是会不明拘谨。以前,明明曾经十分依赖他。现在却会紧张。

   “有马先生看出什么了吗?”琲世微笑着。

    有马没有说话。而是更加逼近琲世,现在可以数清琲世的睫毛了。琲世的脸庞迅速地染上薄红,神情越来越紧张,终于受不了这氛围,一下子站起来,“我…….我去做饭!”

    有马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琲世落荒而逃。借着清洗蔬菜,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。刚刚一定是我听错了吧?有马先生笑了?倒不是有马不会笑,而是这样的时刻很少。有马先生平时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,不是严肃也不是冷酷,就只是简单地缺乏情绪。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动摇他,现在笑起来才觉得不可思议。琲世没有意识到他思考了太多有马的事情。

    把晚餐端上桌,两个人面对而坐。这样的时刻让琲世感到温暖,就像普通的家人一样一起吃晚餐,一直是琲世追求的。以前的记忆都不见了,有过什么朋友都不再记得,向父母撒过娇吗?琲世无法确定,那是他无法得知的事。他唯一能确定的是,当和有马在一起时,他似乎能抓住某种真实感。

金木研使用说明书02

第二章

     有马打开包裹,第一张飘出来的纸就是卖家的信。读过了之后,他把目光转向了纸盒里黑发的孩子。

     真是有趣呢。有马淡淡地想。

    盒子里装的赫然是和琲世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金木研。

     不。应该说金木研和琲世本来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柔顺的短发,紧闭的眼睑,羽翼一样的睫毛投下深长的黑影,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和真实。有马情不自禁地伸手触摸了一下人偶的脸,是温热的。本来只是打算在一家叫淘宝的网站上买装有库因克箱子的清洁剂,却发现了这么有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 有马看了看表,和琲世约定还书的时间到了。

 窗外极尽鲜妍的芍药盛放,灼灼明艳的颜色让有马想到V14路线堆积的尸山,也是这样的鲜红。流淌的鲜血经过水流的冲刷变成了粉色,一些经过空气的干燥凝固成黑色,还有介于两者之间怒放的鲜红。流淌混合涂抹出独特的风景。而金木身体里的是深红,将会次第渲染开的画卷。白发少年有一双独特的眼睛。一只白银黑丸,一只深潭红莲,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,拥有两个不同的世界。然而他的眼睛却带着热烈的绝望———无可归去的绝望。有马并无关注他人情感的爱好,对于搜查官来说,是人类则生,是喰种则死。他只是有一点好奇,好奇少年吟诗的唇色,颤抖的羽睫。但这一点好奇并不会成为他完成任务的阻碍。很快地他将“生”击穿,红色流淌了一地,黑色与白色摇曳欲坠;下一次他将“死”击穿,这片身影再无触动。在最后他将收集所有的碎片重新碾压锻造,创造一个新的个体,会是最好用的,最温顺的。

金木研使用说明书01

 第一章(这是一个常见梗)

 

来自卖家的信

 

亲爱的买家:

          您好!

    当您看到这封信时,您订购的商品已经准时送达,请让我为您做一些说明。此款黑发金木研有两种版本,人类金木研温柔、善良、可爱,是居家旅行好伙伴。把他带入考场,您将无往而不利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。当夜晚来临,难以成眠,您还可以请求金木研为您读睡前故事,温柔嗓音伴您入梦。您也可以将此款金木研升级为另一个版本:喰种。他的一只眼睛将变为赫眼(配件里赠送了眼罩)。喰种的金木研仍然是温柔、可爱、善良的小天使,能为您带来快乐,排解空虚寂寞。但饮食方面应尤为注意,喰种的金木研不可以吃人类食物,如果您强行喂食,会引起恶心、虚弱、呕吐,严重时甚至死亡。不用太过焦虑,16.9cm的喰种金木研饭量非常小,您只需要每个月割一次大腿肉,温柔喂养,就可以满足他。

    警告!请注意,此款金木研无法与本公司某类产品兼容。

    遇到月山习将很难保持完整。

    遇到壁虎杰森将自动升级为白发金木研,此时壁虎将死亡。

    遇到有马贵将,将分解为库因克和佐佐木琲世两部分,并从此忘记您。不要试图讨回金木研,有马贵将会对您使用库因克驱逐。由此造成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,本公司概不负责。

    最后,请小心呵护您的金木研,您会获得比付出多得多的回报。

 

祝您生活愉快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忠诚的卖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2月12日

 

 

遗失的世界01

    第一章(1)

“眼罩!”亚门爆发出一声怒吼。然而磅礴的大雨阻隔了他的声音,远处黑色的身影在几个连跳之后头也不回地消失了。亚门却知道眼罩听见了,以喰种灵敏的五感,白发少年不可能听不见他的质问。

     是自己太弱了,没能抓住他。如果能够见一面,能够再见一面,好好看着他的话,或许一切都会不同。亚门这样想着,加大了杠铃的举幅,汗水像溪流一样流过他的全身,肌肉虬结。亚门只是紧皱眉头,一次又一次坚定地推举。更强大一点,然后抓住他!亚门专注于这个念头甚至于没有留意到晓的到来,直到背部爬上一双微凉的手,亚门一个激灵,杠铃哐当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  真户晓嫌弃地甩掉手上的汗水。“我知道你很想逮到眼罩,可是这也太拼命了些。刚刚从医院出来就进健身房,也不怕伤口开裂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突然跑到别人身后好吗!”亚门炸毛。

       晓还是这样一副让人火大的样子。“是你太专注了。”对,就是这样完全无视他人真是让人火大啊。亚门拽下晓扔到他头上的毛巾,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向更衣室走去,听见晓说:“局里有新案子。”亚门挥挥手表示自己要换衣服,有什么事稍后再说,晓已经快步走了过来,“是眼罩。”满意地看到亚门要关门时愣住了。亚门衣服也不换了,恳切地看着她,让她快说。“昨天有人报案,称一栋大楼内有异味传出,并且在楼外发现了渗出的血迹。经调查发现那栋大楼内有喰种聚会的迹象,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喰种餐厅。”亚门催促晓继续说下去,“11月10号晚上,聚会喰种被大量杀害了,并且都是一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是眼罩!”

       晓看了他一眼,“是的,赫子攻击的痕迹显示,和与你在青铜树战斗的眼罩是同一人。最为突出的是被杀喰种的赫包都被啃食殆尽。”亚门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,喰种内部是会进行共喰的,但通常是在捕食不到人类的情况下。喰种的肉比起人类来要尤为难吃,很少有喰种愿意选择同类作为食物。而眼罩特意挑选同类并且是同类的赫包部分,他是有意识地想要变成赫者吗?

       晓显然也在进行着同样的思考。多了一个赫者局里的工作难度要加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眼罩到底想干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