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螟

文笔流水账,人物ooc,虽然我有一颗进击大手的心,但现实是必将长期处于初级阶段。谨慎关注。

遗失的世界02

 

遗失的世界01

第一次遭遇眼罩是在与真户上等搭档的时候,真户上等故意踏入了兔子设下的陷阱,而自己在前往支援的途中遭遇了阻拦。拦截自己的正是眼罩。当一个戴着面具的少年突然跳出来的时候,亚门还以为是因为崇拜喰种的力量而假扮的人类。软绵绵的拳头和生涩的攻击都让亚门感到不耐烦,他可没功夫跟中二少年纠缠,真户上等还在等着他呢!亚门抓住少年狠狠砸向地面!这下重击足够让他疼得站不起来了。然而接下来少年显露的赫眼告诉亚门,他判断错误了。少年不仅是喰种,还是实力极为强大的喰种。库因克丝毫伤不了他,而且还在少年赫子的打击下断成几截。亚门在这种力量面前一败涂地。明明可以杀了他,为什么没有杀死他呢?什么“不要让他成为杀人犯”、“大家应该要更加相互了解才对” ……还有他的眼泪,这一切一切的谜团都促使亚门不断追寻眼罩的踪迹。

从喰种餐厅事件过去之后,搜查工作一直没有新的进展。唯一可知的是在这一阶段眼罩和美食家应该有所联系。美食家是喰种餐厅的会员,甚至可能是餐厅的主办方。喰种餐厅一向隐密,CCG也不得其门,如果不是内线,眼罩又怎么能一举歼灭所有成员呢?眼罩变强的意图如此明显。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,导致了眼罩的活跃。再次相遇时少年的白发和冷酷的眼神都给了亚门深刻的印象。

亚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走出CCG大楼,暮色四合,天边的太阳变成了温暖的橙红,即将没入深沉的夜色。东京这座城市依然繁华喧闹,车流不绝。亚门在外面吃完饭以后,便前往自己的公寓。月亮不知不觉间爬上了夜空,月色朦胧,各色灯光照耀着水面,光影随水流浮动,组成了一幅印象派的风景画。亚门不经意地一瞥,发现了不和谐的韵律,河面上飘着的暗影似乎是人?亚门飞快地脱掉西装外套,跳进冰冷的河水。夜晚的河水寒冷刺骨,但对于经常锻炼的亚门来说不成问题。他迅速地游到溺水者身边,架住他游回河岸。通过简单的测试,亚门判断溺水者只是昏了过去。亚门紧急按压其胸腔帮助排除肺部积水,少年在剧烈的咳嗽之后睁开了眼睛。少年的轮廓柔和精致,然而面无表情。按理说被救了以后应该有所表示才对,但少年只是静静地躺着,既不像活着也不像死了,仿佛生命于他不过是肩膀上的一粒微尘,拂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真是让人火大!亚门很愤怒,明明很多人在为了生存而努力,很多生命被无情戕害,然而还是有人这样轻易地放弃生命。无聊的自杀者。亚门这样断定,口气不善:“喂,起来了。没死就赶快滚吧!下次想死找个没人的地方。”

他说过这句话之后,却诧异地发现少年笑出了声。“亚门先生为什么会觉得我想寻死呢?”

少年转过来的侧脸上一只眼睛鲜红,在夜色里清晰可见。是赫眼!心念电转之间,亚门叫出声:“眼罩!”白发、赫眼以及体型都指向了眼罩,更别说直面交锋的符合这种特征的只有眼罩。亚门认出了少年反而更生气了。还说不是寻死,一般情况下喰种会向搜查官表明身份吗!

亚门恼火地说:“那你还不快起来?”

躺在地上的喰种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抱歉啊,我伤得太重起不来了。”

亚门这才发现刚刚急着救人没注意到的细节。眼罩身上有好几处狭长的伤口,就像是裂开的嘴,伤口边缘应该是泡久了,外翻发白。腹部更像是被掏了一个洞。这确实很严重了,怪不得他无法动弹。亚门俯下身体,准备把人抱起来,眼罩也配合地环住他的脖子。少年的重量很轻,以亚门高大的体型抱起他,就像抱个小孩一样。这种感觉让亚门有点恍惚,他们之间从来都是敌对的立场,最亲密的相交也不过是对方的鲜血因为自己而飞溅,现在他却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,相触的肌肤。

最终亚门没有把少年交给CCG,而是带回了公寓。现在亚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了。反正已经那么晚了,大家都辛苦一天了,明天再交也一样吧……

 

评论(3)

热度(15)